快捷搜索:  

于欢母亲苏银霞:女企业(qiye)家的(de)罪与辱 ​

大楼坍塌就是(shi)救不出人(ren)?“美国梦”缘何成了“美国痛”? 2021-07-05 14:55:53来源:中央广电总台国际在线编辑:胡君颜

美国迈阿密的(de)公寓大楼已经塌了一个多星期,拜登终于赶来慰问遇难者家属了。然而,除了做做 心理按摩 ,当局至今拿不出有效的(de)救援方案,客观理由一大堆,就是(shi)死活救不出来人(ren)。若说美国这套制度和治理体系没病,你(ni)信吗?

事实上,大楼里不少居民是(shi)拉美裔。他(ta)们(men)曾梦想成为美国人(ren),却恐怕从未料到会在一片瓦砾中迎来人(ren)生的(de)幻灭。

但废墟中生死未卜的(de)上百条人(ren)命不过是(shi) 美国病 的(de)冰山一角。 两百多年来,多少人(ren)豪情万丈追逐着 美国梦 ,结果却大多落得夜半梦碎。

美国梦 曾是(shi)美国的(de)金字招牌:每个人(ren)都可以通过自身的(de)努力奋斗过上美好(hao)生活。随着美国一步步走上霸权巅峰,美国梦也随之被捧上神坛,坐拥无尽鲜花掌声,吸引世界各地信众络绎不绝飘洋过海前来朝圣。

然而,人(ren)们(men)慢慢发现,美国梦并非向所有人(ren)敞开大门,更不像励志电影那样自带 玫瑰色滤镜 。 1963年,马丁 路德 金 在著名的(de)《我(wo)有一个梦想》演讲中戳破了美国夸下的(de)海口: (我(wo)们(men)共和国的(de)缔造者)承诺给予所有的(de)人(ren)以不可剥夺的(de)生存、自由和追求幸福的(de)权利 就有色公民而论,美国显然没有实践她(ta)的(de)诺言。

对(dui)于底层白人(ren)而言,美国梦同样触不可及。艺术源自现实,《了不起的(de)盖茨比》、《推销员之死》等美国文学经典中, 美国梦 一次次无情幻灭,成为纸醉金迷、唯利是(shi)图世风下的(de)人(ren)间悲剧。

而近年来,种种魔幻现实主义乱象更是(shi)再次暴露了美国光鲜亮丽人(ren)设(she)下的(de)黑暗腐朽本体,提醒着世人(ren):美国梦只是(shi) 黄粱一梦 ,华丽外袍下,已爬满虱子。

说好(hao)的(de)人(ren)人(ren)都能平等追求财富呢?

在美国, 贫者愈贫、富者愈富 的(de)马太效应已难掩其罪 美国成为七国集团(G7)中财富和收入最不平等的(de)国家,10%最富有的(de)家庭占有近75%的(de)家庭净资产。

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,美国政府毫不犹豫向大企业(qiye)伸出援手,狂印美元助推股市飞涨,老板富豪们(men)遨游其中稳赚不赔,而中小企业(qiye)却在经济凋敝中自生自灭。 同时,美国中产阶级日渐空心化 ,生活在中低收入家庭的(de)美国成年人(ren)比例分别由1971年的(de)61%、25%,变为2019年的(de)51%、29%。由此可见,中产阶级拥有的(de)财富比例正在减少。

如今,拜登、布林肯反复强调要 代表中产阶级利益 办中产阶级外交 。然而,在一个中产阶级江河日下的(de)国度,中产们(men)又如何相信政府能够代表自己的(de)利益呢?

说好(hao)的(de)只要努力就可以实现提升呢?

日益加深的(de)经济鸿沟与身份阶级已将美国民众局限在自身社会圈的(de) 同温层 和 回音室 里,难以出圈跨界。

非洲裔、拉美裔甚至苏格兰 爱尔兰裔白人(ren)始终无法摆脱有色人(ren)种、乡下人(ren)等固有标签和不公待遇。

出身寒门的(de)底层青年受父辈经济社会地位影响,难以获得良好(hao)教育和工作。他(ta)们(men)当中超过一半的(de)人(ren),收入不及父辈。

以 铁锈地带 为代表的(de)中西部广大地区已成为美国的(de) 发展洼地 ,与沿海及得克萨斯、伊利诺伊等经济发达地区的(de)差距越拉越大。典型的(de)例子便是(shi)美国制造业曾经的(de)骄傲、 汽车城 底特律,如今已随着美国汽车业的(de)衰落而沦为无人(ren)问津的(de) 鬼城 。

在这些城市,企业(qiye)凋敝,失业加剧,居住、教育、医疗条件恶化 这一切又不断催生家庭矛盾、酗酒、药物滥用、暴力犯罪等社会问题,绝望如同癌细胞般在社区不断扩散,完全看不到隧道出口的(de)光。

说好(hao)的(de)美国是(shi)包容开放的(de) 大熔炉 呢? 社会经济上的(de)遭遇加剧了不同种族、阶级、地区、年龄段人(ren)群的(de)危机感,但随着多元文化主义的(de)发展及对(dui)个性的(de)崇尚,身份政治 的(de)毒药日益弥散在美国社会的(de)空气中。以国家为核心的(de)民族认同和共同价值观,逐步被各种身份标签取代。

中下层白人(ren)反对(dui)外来移民,草根阶层反对(dui)社会精英,农村人(ren)和城里人(ren)形同陌路,左翼与右翼宛如生活在不同星球上的(de)两个物种,完全无法正常交流。 随着以身份识别为界限的(de)网络社区不断发展,不同群体的(de)身份认同在 信息茧房 中进一步固化。然而美国政客们(men)看到的(de)不是(shi)危机,而是(shi)瓜分选票的(de)良机。两党不断煽动不同群体之间对(dui)立,强化对(dui)不同圈层选民的(de)控制,政党政治走向部落化,政治极化更加不可调和。

美国曾经不可一世的(de)三权分立制度,如今已彻底暴露出权钱交易、尔虞我(wo)诈的(de)宫斗剧本性。昔日主张勤劳致富的(de)美国价值如今已被种族、阶级等社会因素碾压在地、难以兑现,曾经的(de)美国梦在人(ren)群的(de)分裂乃至敌对(dui)中散落成无法弥合的(de)碎片。

拜登打着 治愈美国的(de)灵魂 旗号上台,然而美国灵魂已千疮百孔,诸多系统性缺陷积重难返,一人(ren)之力岂可回天?

首先是(shi)国家治理理念落伍。

过去40年,新自由主义一直是(shi)美国政府执政主导思想,主张减少政府干预,市场自由竞争。

这种绝对(dui)自由竞争的(de)方式,直接导致强者愈强、弱者愈弱。特别是(shi)面对(dui)跨国企业(qiye)日益做大、蓝领工人(ren)大量失业,政府却没有发挥应有的(de)调节作用,导致两极分化愈演愈烈。

虽说美国对(dui)新自由主义改旗易帜势在必行,但既得利益集团怎会坐视(shi)财路被堵?想找到一条既能为美国人(ren)民谋福利,又能让寡头财阀点头的(de)新道路,谈何容易!

其次是(shi)国家治理体系式微。

美式民主体制以三权分立、联邦与地方分权、民主选举、两党轮流执政作为其特征。多年以来,这种体制一直被美国政府自夸为 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里 的(de)典范,也忽悠了不少发展中国家。 但近年来,民主、共和两党将党派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,彼此尖锐对(dui)立,行政、司法、立法部门相互拆台,联邦与地方政令不一,否决政治大行其道,政府治理效率低下。 政治资金无限制涌入政坛,而政治的(de)僵化并未得到缓解。 除此之外,金融大佬砸钱绑架政治,赢者通吃和选举人(ren)团制度使获得多数选票的(de)候选人(ren)可能反而落选,各色固有弊端使得美式民主难以真正代表民意,中下层民众对(dui)政府信任度和政治参与度越来越低, 由此走进了西西弗斯般的(de)恶性循环。

最后是(shi)国家治理能力不足。

面对(dui)国家治理任务的(de)专业化和复杂化,美国政府的(de)治理短板更加凸显。

美国没有中国式的(de)各级 党组织 ,政府在郡县及城市的(de)区级以下没有基层组织影响,缺乏从基层组织动员民众的(de)能力。

彻底揭下美国治理能力遮羞布的(de),从全美看,是(shi)眼前这场因政府不作为导致60余万人(ren)死亡的(de)疫情;从加州看,是(shi)几乎年年都要肆虐蔓延却又无以根治的(de)山火;从得州看,是(shi)一场轻易导致数百人(ren)丧生、数百万人(ren)断电停水的(de)暴风雪;从佛州看,是(shi)一幢坍塌十天后仍有上百人(ren)下落不明的(de)大楼

美国政党也早已成为服务(fuwu)于竞选的(de)机器、唯利益集团马首是(shi)瞻的(de)特定人(ren)群代言人(ren),陷入了 为反对(dui)而反对(dui) 的(de)政党游戏和无休止内耗,根本无法为最广大的(de)基层美国人(ren)民鼓与呼。

美国政坛也成为 你(ni)方唱罢我(wo)登场 的(de)秀场。政府难以制定超出一个任期的(de)长远发展规划,哪怕制定好(hao)规划,四年后新上位者也可能怒翻大饼、推倒重来。

国际形势的(de)狂风暴雨下,美利坚之船内部相互掣肘,各人(ren)划各桨,根本无法形成合力。

原本,勤劳致富是(shi)好(hao)事,不光美国梦里有,全世界的(de)人(ren)民都希望爱拼就能赢。然而,在资本主义与美式 自由民主 制度下,美国梦被异化为对(dui)个体财富和权势无底线的(de)追求。

这样的(de)追求虽然以平等作为出发条件,然而却做不到 先富带动后富 ,只能因无尽的(de)欲望而让资本的(de)积累走向 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,必将以人(ren)与人(ren)之间的(de)贫富、阶级分化而告终,成为难以弥合的(de) 美国痛 。

问题已经暴露至此,美国却一边拒医弃疗,一边给别国开方喂药。如此下去,自然是(shi)病入膏肓、无力回天。

刚刚过去的(de)7月4日,是(shi)美国的(de)第245个国庆日,然而如今的(de)美国却处在245年来最不自信的(de)时刻之一,南辕北辙的(de) 美国梦 更是(shi)门庭冷清、光荣不再。若再不幡然醒悟,所谓实力地位,必将化为泡影;霸权美梦,终是(shi)过眼烟云。

来源:朝阳少侠

于欢母亲苏银霞:女企业(qiye)家的(de)罪与辱 ​

您可能还会对(dui)下面的(de)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2670人(ren)留言! 共有:2670人(ren)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