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黄柳霜:第一位出现在米国货币上的华裔女性

参考消息网10月1日报道 美国北加州公共广播电视(shi)公司(gongsi)(gongsi)网站(wangzhan)9月16日发表题为《她(ta)在好(hao)莱坞早期与种族主义作斗争,如今她(ta)将成为第一个出现在美国货币上的(de)亚裔美国人(ren)》的(de)文章,作者是(shi)杰茜卡 卡里萨。全文摘编如下:

这张照片是(shi)1932年一位好(hao)莱坞明星的(de)特写。她(ta)有一头顺滑的(de)黑发,齐眉刘海,弯弯的(de)细眉。她(ta)的(de)头发向后梳,一条辫子从左侧垂下。深色的(de)眼线和浓密的(de)睫毛勾勒出她(ta)的(de)杏核眼,清澈而有穿透力的(de)目光直视(shi)镜头。

突破亚裔限制

这是(shi)上世纪头10年的(de)洛杉矶,电影产业刚刚从纽约迁到好(hao)莱坞。一名美籍华人(ren)女孩迷恋大屏幕上的(de)炫目和魅力,开始逃课偷偷溜进电影片场。

华裔影星黄柳霜

华裔影星黄柳霜

据说,电影公司(gongsi)(gongsi)高管一注意到她(ta),就给了她(ta)一个押头韵的(de)昵称 好(hao)奇的(de)中国孩子 。虽然年纪不大,但她(ta)给自己起了另一个名字 安娜 梅 黄(黄柳霜),而她(ta)也将成为好(hao)莱坞第一位美籍华人(ren)电影明星。

黄柳霜与电影业一直存在的(de)制度性种族主义障碍作斗争,成就了跨越40年的(de)非凡职业生涯。她(ta)与有限的(de)演主角的(de)机会、刻板印象的(de)选角以及与白人(ren)同行之间巨大的(de)薪酬不平等作斗争。

虽然黄柳霜在好(hao)莱坞经常只能屈尊出演老生常谈的(de)角色,但由于职业生涯很长,她(ta)也打破了当时亚裔美国演员面临的(de)无数障碍。她(ta)在一生中出演了60多部电影,她(ta)的(de)职业生涯成功地从无声电影过渡到有声电影。

在去世60年后,她(ta)遗留的(de)影响在电影和时尚界仍然存在 她(ta)标志性的(de)外形帮助推广了20世纪20年代的(de)时髦风格。如今,她(ta)的(de)贡献将由最典型的(de)美国象征之一来纪念:25美分。

今年秋天,美国造币厂发行了一枚印有黄柳霜头像的(de)硬币,向她(ta)致敬。她(ta)是(shi)5位被追授此荣誉的(de)美国女性之一。用发行25美分硬币来致敬的(de)其他(ta)4位是(shi)作家马娅 安杰卢、宇航员萨莉 赖德、切罗基族酋长威尔玛 曼基勒和为女性争取选举权的(de)作家尼娜 奥特罗-沃伦。

厌恶刻板角色

黄柳霜1905年出生于洛杉矶唐人(ren)街。作为第三代美籍华人(ren),她(ta)从小在北菲格罗阿街父亲的(de)洗衣店帮忙。1922年,她(ta)出演了最早的(de)彩色影片之一《海逝》,在这部默片中,她(ta)饰演了一个名叫 莲花 的(de)角色,爱上了一名最终将她(ta)抛弃的(de)美国男子。在影片的(de)结尾, 莲花 结束了自己的(de)生命。

莲花 代表可以轻易被抛弃的(de)亚洲女性恋爱对(dui)象的(de)刻板角色。另一个刻板角色 悍妇 也源于黄柳霜最重要的(de)角色之一、1931年出品的(de)影片《龙女》。

社会学家王元说: 莲花 的(de)概念是(shi)非常温顺但却性感的(de)亚裔女性,而 悍妇 ,那种非常野蛮和恶毒的(de)狐狸精 基本上是(shi)由黄柳霜开始的(de)。

王元说: 她(ta)是(shi)最早和唯一饰演华人(ren)角色的(de)华人(ren)女演员之一,由于这一独特的(de)地位,她(ta)成了这些刻板印象的(de)化身,尽管她(ta)被这些刻板印象所困扰。

黄柳霜还直言不讳地表达了对(dui)好(hao)莱坞的(de)失望。她(ta)经常饰演反派角色,或者最后死去的(de)命运多舛的(de)恋人(ren),她(ta)努力克服这些限制。1924年,她(ta)创建(jian)了自己的(de)制片公司(gongsi)(gongsi) 安娜 梅 黄制片公司(gongsi)(gongsi) ,但公司(gongsi)(gongsi)最终因财务困境倒闭。

她(ta)在接受《电影周刊》采访时说: 我(wo)对(dui)自己不得不饰演的(de)角色非常厌恶。为什么银幕上的(de)中国人(ren)几乎总是(shi)片中的(de)反派,而且是(shi)如此残忍的(de)反派 凶残、奸诈、阴险。我(wo)们(men)不是(shi)这样的(de)。

勇于寻找出路

1928年黄柳霜前往欧洲,在电影和舞台上出演英语、法语和德语的(de)角色,领衔主演了一部德语轻歌剧,她(ta)对(dui)语言的(de)掌握给评论者留下深刻印象。

在一张摄于1935年的(de)黑白照片上,一名美籍华人(ren)女子站在巴黎一家酒店的(de)墙边。她(ta)穿一条有褶皱的(de)窄裙和束腰夹克,戴一顶钟形女帽,脚穿一双带流苏的(de)高跟鞋,拿着手包开心地笑着。这是(shi)黄柳霜1935年抵达法国首都后不久,在巴黎克里翁酒店前拍摄的(de)照片。

王元说: 她(ta)公开说,她(ta)离开美国是(shi)因为她(ta) 死 得太频(pin)繁了,所以她(ta)去了欧洲,因为在那里她(ta)能在电影里演不死的(de)角色。

黄柳霜保持着与美国的(de)联系,在拍摄电影的(de)间隙在百老汇演出。1936年她(ta)对(dui)好(hao)莱坞的(de)失望达到顶点,因为米高梅公司(gongsi)(gongsi)拒绝她(ta)在由赛珍珠的(de)小说《大地》改编的(de)影片中出演华人(ren)女主角。米高梅转而把这个角色给了德国女演员路易丝 赖纳,并邀请黄柳霜出演反派角色。

印有黄柳霜头像的(de)25美分硬币

印有黄柳霜头像的(de)25美分硬币

她(ta)拒绝了这个角色,后来并被引述说: 你(ni)是(shi)在要求我(wo) 有着中国血统 在一部全部由美国人(ren)饰演华人(ren)角色的(de)影片中饰演唯一没有同情心的(de)角色?

影响泽被后人(ren)

黄柳霜决定第一次访问中国,并为这趟旅行制作了一部纪录片《我(wo)的(de)中国电影》。在片中,她(ta)去参观了父亲的(de)祖屋,身边围满了人(ren),人(ren)们(men)似乎很高兴能和她(ta)在一起。她(ta)在影片中说: 我(wo)们(men)去了村子,人(ren)们(men)很好(hao)奇,从几英里外赶来想看看电影明星长什么样。

王元说: 她(ta)成了一名独立电影人(ren),并写了一部自传。所有这一切都是(shi)革命性的(de)。

近年来,亚太裔演员在好(hao)莱坞取得了长足进步,但仍有很长的(de)路要走。尤其是(shi)亚裔女性出演主角的(de)比例仍然过低。

王元在对(dui)2007年至2019年最卖座影片的(de)分析研究中发现了这一点。她(ta)说: 在前100部影片中,只有6部是(shi)由亚裔女性领衔主演或联合主演的(de)。

尽管如此,陈静(Gemma Chan)等女演员的(de)成功让人(ren)想起黄柳霜的(de)开拓性影响。陈静将在一部即将上映的(de)传记片中饰演黄柳霜,最近她(ta)还在漫威影片《永恒族》中饰演了一位超级英雄。

黄柳霜1935年在巴黎(资料图片)

黄柳霜1935年在巴黎(资料图片)

王元说: 我(wo)认为,看到一位亚裔女性超级英雄,黄柳霜会非常自豪,因为我(wo)敢肯定她(ta)会喜欢扮演超级英雄。她(ta)是(shi)这样看待自己的(de),认为自己能演任何角色。

华裔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105人留言! 共有:105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