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山东临沂市兰陵县发生2.9级地震(塌陷)

原创 林那北 文学报
文学报 · 此刻夜读
睡前夜读,一篇美文,带你(ni)进入阅读的(de)记忆世界。几千年来,这个星球上烽火不断,生命间的(de)倾轧总是(shi)在不经意间就凭空降临。突然之间这群白花花停在咫尺外的(de)鹭让人(ren)心一热:他(ta)和它(ta)、你(ni)和我(wo),其实终究可以如此和谐相处,彼此友爱。
你(ni)白在我(wo)咫尺外
文/林那北
刊于2022年7月28日《文学报》
对(dui)面就是(shi)庐山,山被一面浩荡宽阔的(de)湖水隔开,湖的(de)名气不比山小,它(ta)是(shi)鄱阳湖。
现在我(wo)站在江西省南昌市新建(jian)区象山森林公园,它(ta)在湖的(de)这一端,湿润的(de)风正绸缎般轻柔地迎面拂来,细闻,似夹着几许鱼虾微腥的(de)呼吸和体味。抬起头其实看不见远处的(de)庐山,视(shi)线被密密麻麻的(de)树遮住了,眼眶中顿时塞满了绿。此时已近中午,阳光倾盆而至,虽是(shi)盛夏,气温却比南昌市区明显低好(hao)几度。好(hao)客的(de)主人(ren)饶有兴致地引领我(wo)们(men)上楼,他(ta)说去吧,去看看鸟。这是(shi)林场的(de)办公楼,五层高,建(jian)得粗糙简单,连水泥墙面都只是(shi)用淡黄色涂料草草刷上一层。踏上幽暗狭窄的(de)楼梯时我(wo)暗藏客随主便的(de)无奈,有点累了,有点饿了,步子难免拖沓,眉宇间也泛起一层倦。哪里没有鸟呢?在南方长大的(de)人(ren),谁不是(shi)早已习惯在飞鸟穿梭的(de)天空下生活?它(ta)们(men)比我(wo)们(men)精致娇小,又多出一双翅膀,顿时就可以任意腾空,把自己的(de)生命向云端拓展,恣意地南来北往,因为自由而无限惬意。人(ren)在羡慕中唯有模仿它(ta)们(men)的(de)长相造出飞机,才能把自己沉重肉身托到高处。
房子顶层有一个宽敞的(de)露台,搭着米色凉棚。从楼梯口转出时,我(wo)整个人(ren)一怔,眼刹时瞪大了。
一片浓密茂盛的(de)杉树地毯般从远处一直铺到露台前,枝干虬劲且健硕,上下横溢着一股被漫长岁月经年锤打过的(de)坚硬,而树上,关键是(shi)树上,此时参差着一团团精亮的(de)白,仿佛有一盆盆清凉的(de)水在夏日这个正午,迎面泼来了。
鹭!白鹭!这么多这么大离这么近的(de)白鹭!
在见到它(ta)们(men)的(de)第一瞬,所有的(de)同伴几乎都脱口喊出:“哇——!”声音因为意外和巨大的(de)惊喜而放大数倍,并且持续甚久。我(wo)们(men)知道鹭这个生物,杜甫的(de)诗里也早就吟诵过:“两个黄鹂鸣翠柳,一行白鹭上青天。”在我(wo)的(de)家乡它(ta)们(men)也不时纵横飞着,但都在远处,远使它(ta)们(men)变得瘦小和遥不可及。在这之前我(wo)从未有仔细端详它(ta)们(men)的(de)念头,它(ta)们(men)在我(wo)生活之外,不问东西。突然间它(ta)们(men)来了,一只两只无数只摊在树顶,仿佛一件件正在凉晒的(de)白衬衫,或者像放牧在辽阔草原上的(de)羊群——是(shi)的(de),如果第一眼撞击我(wo)们(men)视(shi)线的(de)是(shi)鹭的(de)数量,第二眼则是(shi)它(ta)们(men)硕大的(de)体格。
我(wo)们(men)挤到露台的(de)栏杆上,身子前探,眼似乎不够用了,嘴也咧到最大,笑或者说话,叽叽喳喳,再把手机端起来拍着照录着像。某一瞬我(wo)心里局促地揪一下,怕这样突如其来的(de)造访和嘈杂,会吓走它(ta)们(men)。作为身披羽毛的(de)脊椎动物,它(ta)们(men)比人(ren)类更早就出现在地球。但在弓箭和猎枪之下,它(ta)们(men)气馁退却,一步步把森林和土地让位给钢筋水泥。不一定记仇,但所有惊弓过的(de)鸟们(men)至少有了记忆,疼痛催生保护自己的(de)本能:人(ren)来了,危险也就来了,它(ta)们(men)必须逃。
可是(shi)很奇怪,这会儿杉树上的(de)白鹭却是(shi)从容镇定的(de),它(ta)们(men)伫立如常,对(dui)蓦然出现在露台上的(de)一群陌生人(ren)视(shi)而不见,连鸣叫声都平息着,静默得如同一群道具。仿佛为了打消我(wo)们(men)的(de)狐疑,也为了自证,它(ta)们(men)中的(de)某几只忽地接连腾空,扑扇着翅膀绕几圈,然后次第降落到另一处,嘴尖、颈直、腿长、羽枝饱满。这是(shi)在宣示主权,还是(shi)对(dui)来客的(de)行礼?主人(ren)一直兴奋地说着话,他(ta)的(de)声音很大,像一位久别后重返讲台的(de)老教师,而那些白鹭则是(shi)认真听课的(de)好(hao)学生。原来象山森林公园是(shi)在一家乡办林场基础上发展起来的(de),如今是(shi)省级森林公园,总面积近17平方千米;原来世上共有十五种鹭鸟,而这里就多达十二种;原来中午并非观鸟的(de)最佳时机,晨曦中的(de)起飞和幕色里的(de)晚归才是(shi)最绚丽的(de);原来除了鹭,还有众多的(de)大雁、小天鹅、鹤等栖息在这里。
我(wo)问:“最多的(de)时候这里有多少鹭?”
“四五十万只吧?”主人(ren)脱口答,又把手臂往前划了一圈,“它(ta)们(men)都飞回来时,真是(shi)遮天蔽日啊,整片树林都白茫茫的(de),连绿树枝都看不到了。”
我(wo)们(men)不约而同“噢”了一声,显然都抱憾错过这样的(de)场面。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它(ta)们(men)居然有着勤劳老农类似的(de)坚韧,每天早早就奔赴水边觅食,找鱼、虾、蟹、蝌蝌之类的(de)东西填肚子,积蓄力量,强壮自己,以便更好(hao)地生儿育女繁衍后代。我(wo)转动脑袋四处看看,这片杉树林几十米外就是(shi)一个村子,一座座新建(jian)的(de)楼房绵延而去,都不高,但毕竟都俯视(shi)着树林,那便也能够很便捷就俯瞰这些鹭了吧。一丝不安掠过:哪一天,哪个窗口哪扇门内,会不会突然伸出一个乌黑的(de)枪口?当然很快我(wo)就嘲笑了自己。天下之大,何处无芳草?作为候鸟,鹭们(men)一年又一年千里迢迢执着飞赴而来,必定是(shi)因为在水、土壤、气候、物资之外,这里还有着足以让它(ta)们(men)没有一丝忧虑恐惧的(de)可靠安全感。活下去,比多吃一口更重要。鹭来了,妆点了这里的(de)风景,而人(ren)则以善意静静守护着鹭,一起在落霞和秋水中共度岁月,相安无事。
几千年来,这个星球上烽火不断,硝烟频(pin)繁,生命间的(de)倾轧杀戮总是(shi)在不经意间就凭空降临,伤害与被伤害都猝不及防。谁喜欢鲜血横流的(de)日子呢?却每每只能无奈叹息。突然之间这群白花花地停在咫尺外的(de)鹭让人(ren)心一热:他(ta)和它(ta)、你(ni)和我(wo),其实终究可以如此和谐相处,彼此友爱,相互温暖,这才是(shi)人(ren)间最美的(de)样子啊。
原标题:《林那北:与一群白鹭相遇,在落霞和秋水中共度岁月 | 此刻夜读》
阅读原文
山东临沂市兰陵县发生2.9级地震(塌陷)

您可能还会对(dui)下面的(de)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2139人(ren)留言! 共有:2139人(ren)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