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2019年你(ni)最满意自己哪些方面 受访者对(dui)家庭关系满意度最高

[手机看新闻(xinwen)][字号 大 中 小][打印本稿]

本报记者 谢若琳

6月30日,腾讯“朋友”APP关闭服务(fuwu)器停止运营,公司(gongsi)(gongsi)称关停原因是(shi)“业务发展策略调整”。朋友APP的(de)前身是(shi)朋友网,原名QQ校友,是(shi)一款主攻校园的(de)社交平台。2017年8月6日,朋友网因业务调整停止运营。

2019年,互联网巨头们(men)的(de)校园社交战火重启,除“王者归来”的(de)人(ren)人(ren)外,百度上线了“听筒”,阿里巴巴推出了“Real如我(wo)”,字节跳动收购了“Biu校园”并投资“Summer”,京东推出了“梨喔喔”,腾讯的(de)“朋友网”更名,以“朋友”APP的(de)形式回归。

两年后,朋友APP再次关闭,除“Biu校园”和“Summer”外,其余校园社交软件在苹果商店中也不复存在,这场声势浩大的(de)校园社交之争最终没有赢家。

校园社交初战失利

在社交概念初兴的(de)时代,校内网(后更名人(ren)人(ren)网)堪称实名制社交平台的(de)推动者。2005年,校内网创立,定位于校内学生社交平台;次年被千橡互动收购后,校内网开始启动开放平台战略。2009年,校内网更名人(ren)人(ren)网,两年后赴美上市,市值达55.3亿美元。在很多人(ren)眼中,校内网被寄予厚望,认为可以成为中国的(de)Facebook。

校内社交成了打开细分社交赛道的(de)一把钥匙,一时间(shijian)变成了各大互联网大厂追逐的(de)对(dui)象。QQ校友(后更名朋友APP)正是(shi)同期校内社交赛道的(de)种子选手。2008年8月份,QQ校友开始公测,在推出多款应用游戏,提出二手交易平台等设(she)想后,用户数量却没有突破。2011年,QQ校友更名朋友网,但该平台依然没有太大起色,2017年朋友网宣布停止服务(fuwu)和运营。

与此同时,人(ren)人(ren)网的(de)境遇也不甚理想。随着微信崛起,人(ren)人(ren)网流量自2015年起急剧下滑,2016年人(ren)人(ren)网开始逐步放弃社交功能并涉足直播行业,同年8月份,人(ren)人(ren)网APP端改版为视(shi)频(pin)直播平台。用户打开人(ren)人(ren)网APP后,首先看到的(de)不是(shi)好(hao)友的(de)最新动态,而是(shi)正在直播的(de)热门主播。2017年人(ren)人(ren)网PC端也将首页(shouye)内容由社交平台转为人(ren)人(ren)直播,当年,公司(gongsi)(gongsi)市值跌至4.12亿美元,与上市时相比缩水92%。2018年,人(ren)人(ren)公司(gongsi)(gongsi)将人(ren)人(ren)网以2000万美元现金对(dui)价出售予北京多牛互动传媒股份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,校园社交从此不复辉煌。

事实上,校园社交的(de)赛道过于狭窄,一位专注互联网的(de)券商分析师对(dui)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人(ren)人(ren)网早期崛起的(de)背景是(shi)当时社交市场竞争不充分,当其发展壮大后,也意识到了校园社交不可持续,因此从校内网更名人(ren)人(ren)网,这一战略本身没有问题,后续之所以乏力一方面是(shi)其自身发展没有跟上;另一方面国内用户从PC端转移到移动端,人(ren)人(ren)网没有把握住移动市场的(de)时机。

校园社交是(shi)伪命题吗?

有意思的(de)是(shi),2019年,校园社交的(de)概念再度复兴。百度、阿里、京东、字节跳动纷纷下场抢占这一市场,与此同时,人(ren)人(ren)网推出新版APP宣布重启,腾讯的(de)朋友网更名朋友APP再度归来。

校园社交似乎重现活力。根据七麦数据报告,2016年校园社交APP数量激增,一年上架54款产品(chanpin),自2017年至2019年,每年相关产品(chanpin)的(de)上线数量均在30款以上。

但繁荣的(de)市场昙花一现,截至发稿,除字节跳动旗下的(de)“Biu校园”和“Summer”外,其余巨头推出的(de)校园社交产品(chanpin)已经在苹果商店中消失。而仅存的(de)平台也再没有活力,根据七麦数据,头部产品(chanpin)Summer近30日平均日下载量仅为272次。

达睿咨询创始人(ren)马继华在接受《证券日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第一,从市场规模来看,校园无法支撑单一软件发展,从校园到社会是(shi)必然之路;第二,学生流动性大,用户需求变化更大,产品(chanpin)很难快速迭代跟上变化节奏。此外,就学生群体而言,实名制社区从来都不受欢迎,他(ta)们(men)反而更喜欢匿名社交,这也是(shi)朋友APP们(men)难以做起来的(de)原因之一。

实名制确实是(shi)校园社交的(de)一道门槛。据记者了解,大部分校园社交产品(chanpin)用户门槛要求很高,用户注册时不但要完成实名认证,详细填写学校、家乡等信息,有的(de)还需要先完成答题环节。在朋友APP成立初期,甚至推出了邀请码注册制,这对(dui)一款流量支撑的(de)平台而言无异于自断手臂。

除了微信、QQ,社交细分市场仍是(shi)大有可为的(de)。比如钉钉、飞书、脉脉等都是(shi)基于职场社交需求演化出来的(de)产品(chanpin),陌陌、探探、Soul是(shi)基于陌生人(ren)交友需求演化出来的(de);今年爆款聊天软件Clubhouse也是(shi)基于邀请制。上述分析师认为,“并非邀请制社交不对(dui),而是(shi)校园社交产品(chanpin)没有明确定位,既想要流量、声量,又想要垂直,结果就什么也没捞到。”

(责任编辑:孙丹)

2019年你(ni)最满意自己哪些方面 受访者对(dui)家庭关系满意度最高

您可能还会对(dui)下面的(de)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3184人(ren)留言! 共有:3184人(ren)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