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中东局势紧张 多家航空公司(gongsi)(gongsi)改变航线避开伊朗领空

您的(de)浏览器不支持 audio 元素。 字号 超大 大 标准 小 当地时间(shijian)5月23日,由加拿大导演大卫·柯南伯格执导的(de)《未来罪行》(Crimes of the Future)在戛纳举行全球首映。打从四月戛纳电影节公布主竞赛单元参赛片单以来,这部由双姝蕾雅·赛杜和克里斯汀·斯图尔特联袂出演的(de)新作,就备受各界期待;而在预告片公布后,更是(shi)因其所透露出的(de)怪异、黑色的(de)风格,让远赴戛纳的(de)各地影迷和媒体人(ren),纷纷报以好(hao)奇。
《未来罪行》继续“人(ren)体恐怖”风格
《未来罪行》的(de)故事发生在未来的(de)地区,人(ren)类因不断演化,已达成体内可以长成全新器官的(de)新常态。影片的(de)主角,是(shi)由维果·莫滕森和蕾雅·赛杜饰演的(de)一对(dui)行为艺术家夫妇,他(ta)们(men)表演的(de)所谓行为艺术,便是(shi)在舞台上公开摘除前者身上新生出来的(de)人(ren)体器官——因为进化的(de)关系,这时候的(de)人(ren)类在被开膛时不会感到任何痛楚,因此引来全国器官管理局(National Organ Registry)的(de)注意……《未来罪行》海报

《未来罪行》海报

虽然以上剧情听起来光怪陆离,但熟悉柯南伯格的(de)“人(ren)体恐怖”电影的(de)观众,应该不会对(dui)影片中出现的(de)各种突兀甚至恶心、具体强烈感官刺激的(de)画面感到陌生。因此导演一早就预言过,影片放映时,肯定会有观众受不了而半途离场的(de)。结果,戛纳的(de)放映现场,确实有十几二十人(ren)选择退场,但现场的(de)绝大多数观众还是(shi)坚持到影片完场,并给出了长达六七分钟的(de)起立鼓掌喝彩。
面对(dui)此情此景,已有八年未有新片问世的(de)柯南伯格接过话筒后激动地表示,“我(wo)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。你(ni)们(men)的(de)反应让我(wo)十分感动。我(wo)希望你(ni)们(men)不是(shi)故意在骗我(wo),我(wo)希望你(ni)们(men)的(de)掌声是(shi)发自真心的(de),我(wo)会给你(ni)们(men)每个人(ren)发短信确认一遍哦。”
柯南伯格轻松玩笑的(de)态度,让人(ren)想到他(ta)之前谈到可能会有观众退场时曾说过的(de)话——“戛纳的(de)观众,其实是(shi)一个很奇怪的(de)观众群体。不是(shi)普通的(de)观众。有很多人(ren)来这里看电影,纯粹就是(shi)冲着能走上红毯过过瘾,或是(shi)冲着‘我(wo)也算是(shi)在戛纳看过电影了’的(de)这种虚荣。有些人(ren)也不是(shi)什么迷影者,也不熟悉我(wo)以往的(de)电影,所以中途走掉也很正常。反正当年的(de)《欲望号快车》(Crash)放到一半走掉的(de)人(ren)就很多。”
时隔多年,显然老导演还是(shi)对(dui)当年的(de)遭遇耿耿于怀。1996年,柯南伯格的(de)《欲望号快车》也曾来过戛纳参赛,放映现场响起不小的(de)嘘声,半途退场的(de)人(ren)也不在少数。最终,该片拿到当年的(de)戛纳评审团特别奖,但据评审团主席科波拉透露,评委内部的(de)意见分歧相当大,有不止一位强烈反对(dui)颁发任何奖项给这部将汽车与性爱紧密联系在一起的(de)怪咖作品。
去年的(de)戛纳,同样将汽车与性并置的(de)《钛》一举拿下金棕榈大奖,这似乎说明相隔二十多年,世界影坛的(de)欣赏品味已有巨大变化。但另一方面,《未来罪行》的(de)主演维果·莫滕森上周接受《好(hao)莱坞记者》采访时高调表示,只有“肤浅的(de)震撼价值和突破常规的(de)画面”的(de)《钛》,在“深层次还有故事性以及真正意义上的(de)人(ren)物性格探索”上根本比不上《欲望号快车》。这样的(de)说法也着实引起不少媒体关注。按照莫滕森的(de)说法,既然戛纳评委去年都能接受《钛》了,“我(wo)想不出他(ta)们(men)有什么理由不对(dui)《未来罪行》感兴趣,不说更多的(de)兴趣吧,至少也该持平”。
替柯南伯格鸣不平的(de)莫滕森,至今已与其合作六次,两人(ren)初次相遇就是(shi)在2001年的(de)戛纳,当时莫滕森跟随《指环王》剧组过来宣传,两人(ren)在宣传派对(dui)上一见如故,当场拍板以后一定要合作拍片。果然,四年后他(ta)们(men)带着《暴力史》再次来到戛纳,在红毯上留下了一张深情接吻的(de)宣传照。
《未来罪行》是(shi)这位即将年满八十的(de)老导演过去八年来的(de)首部作品,但剧本据说二十多年前就已成型,而且去年影片开拍时,他(ta)也未对(dui)其做任何与时俱进的(de)修改,基本保持原样。“1998年我(wo)刚开始写这个剧本的(de)时候,故事情节里还有许多纯属幻想的(de)成分,但时至今日,这种人(ren)体血液内微塑料粒子无处不在的(de)问题,几乎都已经不是(shi)什么新闻(xinwen)了。”柯南伯格解释说。
《未来罪行》全程在希腊雅典进行拍摄,当时仍是(shi)疫情相对(dui)严重时期,拍摄影视(shi)作品,仍有一整套防疫标准需要遵守。不过柯南伯格表示,自己稍早时候作为演员,参加了美剧《鲜血淋漓》(Slasher)第四季的(de)拍摄,所以对(dui)各种防疫要求有第一手的(de)经验。柯南伯格在美剧《鲜血淋漓》中

柯南伯格在美剧《鲜血淋漓》中

“所以我(wo)也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在这种情况下拍出一部电影来。戴口罩、保持社交距离、精简拍摄团队(tuandui)(dui)等措施都用上之后,我(wo)想看看这样子会不会拖慢效率,会不会增加开支,会不会影响到大家的(de)表演和我(wo)的(de)导演工作。结果我(wo)发现,这确实让我(wo)们(men)多花了钱,也确实拖慢了速度,但总体而言还是(shi)可行的(de),而且很快就习惯了包括全程戴口罩在内的(de)各种变化。我(wo)们(men)150人(ren)的(de)剧组里,最终一个阳性病例都没有出现,我(wo)很欣慰。”
作为导演,柯南伯格其实不太喜欢解释自己的(de)电影,甚至就连女一号蕾雅·赛杜这次接受采访时都说,关于她(ta)饰演的(de)这个角色的(de)具体人(ren)物动机和内心想法,柯南伯格并未怎么对(dui)她(ta)做具体的(de)解释和指导;相反,老导演倒是(shi)用了大量时间(shijian)在拍摄间隙与她(ta)聊人(ren)生、谈生活。“我(wo)绝大多数的(de)电影,结局都相当开放。”柯南伯格解释说,“故事都没有什么清清楚楚的(de)结局。”
下一步,柯南伯格计划明年在加拿大开拍一部新片。这部暂定片名《裹尸布》(The Shrouds)的(de)影片,时间(shijian)同样设(she)定在未来,由于新技术的(de)出现让人(ren)类可以亲眼见证亲人(ren)死后尸体慢慢腐烂的(de)实时画面。在具体情节尚不清楚的(de)背景下,光看这样的(de)一句话简介,就可想象这部作品仍会继续保持他(ta)毫不妥协的(de)“人(ren)体恐怖”风格,也难怪将原本有意投资的(de)Netflix都给吓退了。
“他(ta)们(men)本来想让我(wo)把这故事拍成连续剧的(de),看到头两集的(de)剧本后,又决定还是(shi)退出算了。”柯南伯格表示,“我(wo)觉得Netflix实在是(shi)太保守了,当然,还是(shi)要感谢他(ta)们(men),要不是(shi)他(ta)们(men)一开始那么热情,这个剧本我(wo)都不会动笔。”所以,今年来到戛纳,除了送来《未来罪行》,他(ta)还担负要为《裹尸布》寻找拍摄资金的(de)任务。《未来罪行》剧照

《未来罪行》剧照

对(dui)《壮志凌云》和拿奖都不感兴趣
拍电影素来大胆,平时表达自己的(de)各种见解看法来,柯南伯格就更加无所顾忌了。在谈到当今世界政局的(de)大趋势时,他(ta)尤其对(dui)强行干预艺术的(de)做法最为不满。“很多艺术家现在都不太敢说话了,就怕哪个社交媒体帖子发错了,然后就被‘取消’了。这和过去极权主义国家的(de)做法没什么区别,政治方向或许不同,但单看结果的(de)话,其实就是(shi)一回事。脑子就一根筋,根本不懂什么是(shi)艺术的(de)本质。”
几年前,由好(hao)莱坞烧起的(de)女性权益运动迅速波及全球各地,也赢得了来自文艺界的(de)鼎力支持,但柯南伯格对(dui)此却有自己的(de)看法。“正所谓有权力的(de)地方,必定就会有权力的(de)滥用。这场女权运动本身没有任何问题,但问题在于会有人(ren)将它(ta)政治化,某些人(ren)会把它(ta)当作武器,会用极端的(de)做法,把它(ta)推到一个荒谬毫无道理的(de)高度。但这也没什么新鲜的(de),古往今来一直都有这样的(de)事情,明明是(shi)好(hao)事情,却被人(ren)错误的(de)使用,被人(ren)用来党同伐异,用来公报私仇,结果就是(shi)弄得社会上许多人(ren)敢怒不敢言。”
时隔多年问世的(de)《壮志凌云2》是(shi)今年戛纳电影节的(de)一大热点。坊间长期以来都有一种说法,当年好(hao)莱坞曾找过柯南伯格执导《壮志凌云》,但他(ta)却拒绝了这样的(de)好(hao)机会。对(dui)此,他(ta)表示其中多少有些误会。“很多人(ren)都问过我(wo)这个问题,《壮志凌云》也确实曾经找过我(wo)去拍,我(wo)觉得很荣幸,但也仅此而已。我(wo)从没想过要去执导这样的(de)电影,对(dui)于机械,对(dui)于那些战斗机,我(wo)固然是(shi)相当喜欢的(de),但那些美国军队(dui)什么的(de),我(wo)就完全提不起兴趣来了。”
柯南伯格这一次的(de)戛纳之行其实还有一段小插曲,应该说是(shi)多亏了儿子的(de)成人(ren)之美。柯南伯格的(de)儿子布兰登·柯南伯格如今也成了一名导演。1980年出生的(de)他(ta),受父亲的(de)影响,从小对(dui)科幻、生物等电影主题感兴趣,但直到24岁时才明确志向,正式入读电影学院,28岁才拍了第一部短片。此后,他(ta)拍摄的(de)两部剧情长片《病毒抗体》和《占有者》赢得了不少好(hao)评。目前,他(ta)的(de)新作、由亚历山大·斯卡斯加德主演的(de)《无边泳池》正在制作中,巧合的(de)是(shi),影片的(de)制作方恰恰是(shi)《未来罪行》的(de)制作方——美国独立电影公司(gongsi)(gongsi)霓虹影业。结果,为了能让《未来罪行》抓紧完成,赶上戛纳参赛,儿子主动让路,延缓了《无边泳池》的(de)制作进程,也让老父亲既感到骄傲又觉得舒心。
对(dui)于得奖,柯南伯格说自己完全不看重。“事实上,我(wo)过去究竟拿过什么奖项,我(wo)自己都不记得,得回家看看书架才能想起来。”他(ta)态度诚恳地表示,“我(wo)这么说,一点都没有要摆架子的(de)意思,完全就是(shi)实话实说。奖项不奖项的(de),我(wo)觉得有点像是(shi)一种交易,千万别以为得奖者就是(shi)唯一获益的(de)一方,其实这事情对(dui)于发奖的(de)一方来说,有时候更重要,因为把奖发给你(ni),装点他(ta)们(men)门面的(de)人(ren),就又多了一个。总之,我(wo)拍电影可不是(shi)为了这些。我(wo)拍电影,就是(shi)为了创作,就是(shi)为了人(ren)与人(ren)之间的(de)这种勾连。但话说回来,电影也并非是(shi)我(wo)全部的(de)人(ren)生,我(wo)有三个孩子,四个孙辈,那才是(shi)人(ren)生。”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(xinwen),更多原创资讯(zixun)请下载“澎湃新闻(xinwen)”APP) 责任编辑:程娱 澎湃新闻(xinwen)报料:4009-20-4009   澎湃新闻(xinwen)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我(wo)要举报 关键词 >> 未来罪行,戛纳电影节
中东局势紧张 多家航空公司(gongsi)(gongsi)改变航线避开伊朗领空

您可能还会对(dui)下面的(de)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6264人(ren)留言! 共有:6264人(ren)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